马格里布第一印象

旅行的最美妙之处是在它的巧遇。 我终于又上路了。在纽约飞往卡萨布兰卡的飞机上, 坐在我隔壁的女孩居然在密西西比南部上学, 她的学校离我只有几小时车程。

“嘿, 女孩”是一句我在密西西比学会的友好的有着南方特色的用语。在面临去一个陌生国度的忐忑不安中,我感受到了由于熟悉而带来的安慰。

我到达卡萨布兰卡时是纽约时间凌晨3点,这意味着我需要咖啡提神。在支离破碎的英文,阿拉伯文和法文(摩洛哥官方语言是法语和阿拉伯语)混杂中,我终于点了我的第一杯摩洛哥卡布奇诺。 并且在去往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路上,我开始习惯这种用多种语言混杂和别人的交流。

摩洛哥的火车非常现代和便宜。 从机场到目的地,我转了一次火车,打了一次的士,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花了不到10 美元。

到了学校我已经非常筋疲力尽了, 但是我仍然需要参加一次分班考试。对于学语言的学生来说,即便你非常疲劳,继续运用语言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非母语的)语言太容易生疏了。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我高中的法语已经几乎忘光了。七年的单词小卡片和学习动词连接所花的精力似乎全部都浪费了。

最后我的寄宿家庭把我领回家,并招待了我马格里布茶。女主人还没回家,但是她准备了一些点心—— 没有美国的点心那么甜,但是非常脆和好吃。

摩洛哥人晚饭吃得很晚。 五点种喝完茶和吃过点心后,十点钟才开始吃晚饭。
我住老城区。 房子是传统建筑,非常美丽。

明天是我开学第一天。 摩洛哥会带给我些什么呢?

(由 Emily 母亲执笔翻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