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occan Western-style street food

穿着旧球鞋穿梭于拉巴特街头

第三世界这个用语最早是用来指那些在冷战期间,既不是美国也不是苏联阵营的国家。第二世界是那些和苏联结盟的国家,第一世界是指和美国结盟的国家。因为这个原因,现在已经没有人用第二世界这个用语了,而在当时主要指贫穷国家的第三世界已经被用来泛指世界上那些政治和经济不太发达的国家。

语言学家也许会争辩第三世界这个用语的更新换代是建立在发展中国家这个同义词的基础上的。 不管怎么说, 这两个用语都有些对这些正在发展的国家的一点歧视的味道在里面。

但是从世界幸福指数来看, 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幸福指数其实是高过发达国家的。尽管美国自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但是自从2012年世界幸福指数颁布以来,美国还没有进入过前十名。摩洛哥的经历让我认识到这些名称带给人很多误解—— 第三世界似乎是非常落后和荒凉的地方。 但是旅游者常常惊讶发现摩洛哥非常象西欧国家。

除了语言方面的障碍,我在其他方面并没有离开家的感觉。我穿了长裤,而不是短裤,但是在街上仍然会穿紧身的牛仔裤。我图方便没有怎么化妆,但是街上迎面看见的既有素面朝天的也有化妆的面孔。我跟着电车在老城区的巷道里转悠,这可不是比纽约地铁干净一点点(当然这种比较本身可能就不恰当)

西方文化并不胜人一筹无论如何,你最熟悉的文化往往让你最自在新鞋子需要时间去适应,所以最喜欢穿旧球鞋的感觉

太阳下山后,海风习习,拉巴特的夜晚非常宜人。(我感觉自己在编辑度假手册似的)。

开始的几天过得飞快。坐汽车和朋友逛街让我每天晚上到在枕头上就睡,酣睡让我解除了旅行者的疲乏指甲花,谢尔遗址和每天新的食物程序让我想起一本讲述丰富悠久文化遗产的小说“ 土豆 ”。镇上的马瓦拉奇音乐节让我有回家的感觉。

我寄宿家庭的女儿用指甲花涂了我的手。 明亮的橘红色让我已经被嗮黑了的皮肤显得更温暖。
每年夏天拉巴特都会举办一个月的马瓦拉奇音乐节。这个艺术节以拥有本地和国际艺术家和各种区域性特色的舞台而自豪。每晚大人和孩子都会登台表演。我住处离法国和非洲的舞台都不太远。

虽然我一张口就显出了我的外国腔,但是我没想到 虽然来到了另外一个大陆,文化上我没有不适应的感觉。

事后我想,我应该意识到这点啊。摩洛哥本来就是文化的交界地。

摩洛哥是今天的文化交汇地,但是不同文化和谐存在并不是一个新现象

谢尔遗址:

谢尔遗址是腓尼基,罗马和伊斯兰古建筑在不同时期的遗址。伊斯兰几何和鹳巢作为遗迹存在着(这些建筑现在还有住家)最重要的伊斯兰塔是叫拜楼,在古代从那里一天五次地向朝拜者发出叫拜。

校车把我带到这里真是太好了,省去了我因为语言障碍而造成的旅行不便。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很快和别人进行交流。

 (由 Emily 母亲执笔翻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